我和一个日本小哥哥发现了一种“新语言”

2014年我在加州的时候去了优山美地(Yosemite)国家公园,除了无数的美景和回忆,有一件事让我记忆犹新,我跟很多人都分享过,大家也觉得非常有意思。

事情是这样的:

我第一天中午就从旧金山到了优山美地,但是由于没有订到在国家公园里面的那种的酒店,所以当天下午就只能坐大巴离开,去到一个大概1个小时车程的motel,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再做大巴车前往优山美地进行徒步。

我就是第二天早上在motel等大巴的时候认识的那个日本小哥哥(其实就只有3个人在等车),他那个时候还是一个大学生(我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太复杂了)。

他在大阪一个啤酒店打零工,然后攒了一些钱后就一个人在假期来美国加州某个培训学校学习英语(所以他的英语那个时候一般般,但他说在美国学习的那段时间进步了不少),然后我们一起坐车到了公园,途中我也忘了怎么又遇到了一堆巴西小情侣,然后我们4人结伴开始徒步。

他们到了半山腰就下撤了,而我头一天就下了决心要登顶,我们在下图的地方就分道扬镳了。

有趣的事来了

但有趣的事情发生其实发生在我们坐大巴来优山美地的一个多小时的路上。

很自然地,我们就聊到一些日本的东西,但我们几乎同时发现了一个沟通难点,那就我们都不知道那些日本的东西怎么用英语说。

比如:我告诉他我喜欢吃刺身,但我却不知道刺身用英语怎么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同时我感觉他可能也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但他也着急啊,因为他说日语我也不知道。

然后就在那个时候,我突发奇想:

如果我把”刺身”分开说,“刺”是kill“身”是body“刺身”就是kill body,那么结果会怎么样呢?

结果是他瞬间就明白了我所说的意思,天呐!

然后就在那个moment,我们之间就默契地发现了一个“新语言”。

插一点啊: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去过日本,我是后面到了日本我才知道,如果我当时用纸和笔把“刺身”这两个字写出来,他肯定也是知道的。

然后我们说到了日本一个很有名的大学,但他不知怎么用英语说,用日语我更是不知道。但是没问题,我们不是已经发明了一个新语言了吗?

early rice field university”,那不就是“早稻田大学”吗?哈哈,easy enough

再然后,他建议我有机会一定到要去日本一个地方去玩,但我们再次不知道什么表达,然后他说那个地方我肯定100%是知道的,他用很多方式尝试解释但都失败。

最后,还是用了这个方式,我就秒懂了:north sea way,哈哈

我们两个在开往优山美地的大巴车上笑出了猪声,瞬间回到了童年时代跟小伙伴在一起的那种傻傻的快乐。


还有一个难忘的事

在那天徒步后回程的车上,我们再次相遇(因为回程去小旅店的大巴车一天只有一趟),我太累了(近8个小时的高强度徒步啊),肌肉酸爽的爆炸,我在车上的时候就计划回去后就点一个巨大的牛排和一大杯啤酒。

然后日本小哥哥告诉我:

非常开心认识我,今天他一定要把他从日本带来他觉得最好吃的泡面拿出一包来亲自做了请我吃,而且他只有几包了,今天他都不吃,只给我吃。

  • what?
  • 是认真的吗??
  • 8个多小时的高强度运动后只吃一袋方便面???
  • 我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刺激的情况,真的要玩生存大挑战吗????

但我被小哥哥的真诚和善良打动了,那天晚上真的只吃了一碗他亲自做的泡面,泡面是啥味道我已经忘了,因为我心心念念的是我的大牛排啊,但我却深深地记住了他深深的心意和我们短暂的友谊。

珍藏版日本顶级泡面(没有肉的那种,哈哈)

后面我请他吃了沙拉和啤酒,我不敢请他吃牛排,因为我觉得那样有点对不起他的心意。

旅行中总会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而正是这些不确定才让旅行总是那么迷人

相关内容

暂无与之相关的内容

6 Responses

  1. 这个焼きそば(拌面)让我想起了以前在日本吃的,我能回忆起这个味道😭。kill body也是厉害,哈哈。日文中也有很多跟中文汉字一模一样,但是意思完全相反的。比如 “娘”(日文的意思是女儿的意思),“手纸”(日文的意思是信),哈哈,中国人不骗中国人。我当时也发生了类似创造语言的事,当时羞愧难当,现在发现很有意思。

    PS: 我一直都以为早稻田在国内的广告打得非常好,所以知名度很高 哈哈

      1. 如果你能准确地说出用了 box-shadow,那么你就肯定会实现这个效果 :)

    1. 哈哈,还好你告诉我有些中文汉字和日文一模一样但是意思完全相反,不然将来可能就要闹笑话了。

      然后我将来在跟别人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也会告诉对方,这个仅仅适用于有些汉字,哈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搜索网站内容(但不一定能搜索得到)

订阅bens.love的newsletter